聚焦网约车四大关切:还能继续愉快地约车吗?

题:还能继续愉快地约车吗?——聚焦网约车四大关切

“出租汽车行业管理在全世界都是个难题。”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14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“深化出租汽车改革与发展”记者会上表示,我国出租汽车改革要避免“一刀切”,将给予地方充分空间与自主权,落实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。

社会对网约车有哪些关切?出席两会的代表委员怎么看?

乘客关心:网约车还好约吗?

“有了网约车,再不用担心寒冬酷暑还要站在户外,眼巴巴地等出租、抢出租了。”北京30多岁的杨女士几乎每天出行都用网约车,有良好的体验。她关心的是,加强管理后,老百姓网约车会不会受影响?有没有现在这样方便?

全国人大代表、北京市怀柔区北沟村委会主任王全认为,网约车很大程度上方便了群众出行,尤其是在一些交通不便的地方,点点手机,车就来了。这个市场不应该让出租车垄断。

“网约车出行已成为一个涉及百姓出行的重要民生问题,它有效盘活社会闲置运力,给百姓出行带来巨大便利,受到百姓欢迎。但在行驶安全、保险保障、公平交易等方面要切实加强管理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北京市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大进说。

出租车司机吐槽:拉不到活儿怎么办?

“有了网约车之后,‘的哥’竞争压力更大,收入每月少很多,长期这样下去就没法干了。”山东济南出租车司机刘先生向记者吐槽,网约车平台吸引社会资本给乘客及司机补贴,存在不公平市场竞争。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站在统筹的角度,平衡新老业态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人社部原副部长王晓初建议,应深化改革,保障出租车服务提供者的权益,调动他们的劳动积极性。要平衡出租车公司和出租车司机之间的利益关系,如“份子钱”需要利益平衡等。

网约车平台、司机担忧:门槛会不会抬高?

“网约车必须到县市级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提出申请才能获得相应许可。”上海的刘先生原来是出租车司机,去年加盟了某约车平台成为专车司机,对于网约车的许可管理有些担忧。

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刘小明表示,假设河北审批了一批车跑到北京来运营,北京的车辆管控措施还有效吗?网约车的管理既要考虑到互联网企业的服务特点,也要考虑到出租汽车区域管理的特征,实现两者的有机结合。因为出租汽车的管理、城市交通的管理是城市政府的主体责任,推进出租汽车改革,希望各个城市能先行先试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则建议,各地方人大发挥作用,通过制定地方性网约车管理办法,推动行政管理体制创新,逐步推动出租汽车行业改革。

私家车主疑惑:我的车到底能不能做专车?

“至少分摊了油钱。”家住北京西南三环的张先生,每天开车去东北五环上班,他加入网约车平台成为兼职专车司机,每天顺路捎带几个上班族。张先生尝到了“共享经济”的甜头,同时也担心合不合法,有没有隐患。

“私家车要变成专车,必须改变原有私家车的性质,变成运营车,这就涉及相关运营车的管理,比如报废年限要求等,会制约一部分私家车进入。对网约车司机的资格审查和要求,应该照顾到灵活的就业方式。一部分提供网约车服务的司机实际上是兼职的,将来一旦影响了他的正常工作就会退出。”蔡继明说。记者赵文君、韩洁、丁静